周笔畅:内容比光环更重要,最真实的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
励志故事网 > 名人故事 > 周笔畅
分享到

周笔畅:内容比光环更重要,最真实的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

分类:名人故事 | 周笔畅

周笔畅:内容比光环更重要,最真实的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

寄语:2005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可谓精彩纷呈,它掀起的一股热潮席卷了当时的大半个中国,其中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,偏爱中性打扮的姑娘,用她独特的嗓音吸引了我的眼球,没错,她就是周笔畅。有人说她是天生的歌者,拥有一副好嗓子和极强的控场能力,能够很好地驾驭各类曲风,对于这一点,我一直深信不疑。可是近几年网络上关于她的消息越来越少,不是她不能火,而是她不想火。周笔畅:内容比光环更重要,最真实的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分享给各位读者,欢迎阅读。

2019年1月6日晚,东方卫视选秀综艺节目《下一站传奇》即将播出最后一期。作为《下一站传奇》的女队创始人,长年在媒体上踪影鲜见的周笔畅,2018年的曝光多了起来。

尽管曾一再在歌曲中强调“只做音乐不做秀”,然而,在这个泛娱乐的时代,还是做秀,给她带来了最多的流量。

出现在我面前的周笔畅,已经不是13年前《超级女声》时期那个梳着“杀马特”发型,戴着黑框眼镜,女性意识尚未觉醒,一脸孩子气的“笔笔”。她长大了,眉眼长开了。可能是成长经历和同龄人不同的原因,她没有这个年纪女孩子的软萌和甜美,而是多了一分戒备和冷。

周笔畅:内容比光环更重要,最真实的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

13年前,作为“超女”亚军。她一度拥有超高人气,娱乐圈的大门看起来向她完全打开,前途一片光明。然而,这之后,她却走了一条非常曲折的道路。

2005年,第一届“超女”的喧嚣结束后,周笔畅与“天娱”解约。天娱向她索要500万元的高额解约费用。为了支付这笔费用,周笔畅不得不接下某产品代言。之后,她签约“乐林文化”。

2006年,周笔畅发行了她的第一张专辑《谁动了我的琴弦》,那一年她主演了电影《春田花花同学会》。之后,她选择去美国进修。对她来说,一切都是新的。

2007年12月18日,周笔畅以双碟连发形式推出《NOW》&《WOW》双子音乐专辑,获得卓越网2007年度音乐销售排行榜华语音乐专辑榜冠军;拿下了“东方风云榜”等多个音乐排行榜的“最佳女歌手奖”;她还参与演唱了奥运歌曲《We are Ready》和《北京欢迎你》。

与乐林的合约即将到期时,周笔畅没有选择和公司续约,因此遭遇了艺人最严厉的惩罚:被公司雪藏,失业半年。

之后,她和“金牌大风”签约,公共形象也被更改为台系甜美小女生,与之前的公共形象迥异。一番波折下来,人气和市场都被折损大半。

在外界眼中,频繁更换合作团队和公共形象的周笔畅,陷入了长期的迷茫状态。市场和粉丝,都不清楚她接下来的发展方向。

采访中,周笔畅坦率地谈了她在那个时期的状态:“我不太喜欢那个时期自己的状态……那个时候的宣传模式比较传统,一到宣传期,要去做很多很多的表演。歌会一唱就是六首,唱到后面我自己每一次都觉得自己只是在完成一个工作,觉得赶紧结束就OK了,唱完就可以走。”

“我不想让自己觉得连对音乐都没了兴趣。”周笔畅说。

在同辈艺人中,周笔畅可能是拿奖最多的歌手。有一项统计,截至2018年,她一共拿过250个音乐奖项。2014年,她还获得了“MTV欧洲音乐大奖”的“最佳艺人奖”。

诡异的是,这些奖项并没有即刻换算成流量。

周笔畅认为,这和她本身的性格有关。她说:“从出道到现在,没有特意去追随主流,也不善于社交……我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的那种,需要有自己的空间的那种。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把工作跟生活分得相对开一点的原因。”

转折点或许发生在2012年她自己成立音乐工作室Begin Studio,那之后,她对自己的音乐拥有了最大的话语权。

“主权独立”之后,周笔畅对待专辑的态度更认真。她希望能把欧美最新鲜、最流行的东西带给她的听众,而不是一味地迎合市场。所以她没有什么口水歌,有一些甚至比较难唱。她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她甚至会在快要录歌之前推翻所有的东西,只是因为音乐里面还有一些部分是她不满意的。

周笔畅的“洁癖”还包括:她不止一次录歌的时候要求一次性录完,因为这样最能保证整首歌的感情。她认为,一句一句录,就算录到很完美,没有那种连续的感情在里面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。

她要求不论在哪里都是真唱,哪怕是录制节目,绝不放原声,而且每次唱出来的感觉都不一样。

周笔畅说:“镜头下的我,大家认识的我,也许和现实中的我会有所出入,那如何告诉大家最本真的我的模样呢?只能通过音乐去传递。”

更为重要的是,在这个过程中,她树立了对自己的自信。

周笔畅:内容比光环更重要,最真实的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

“早期个人形象变化比较大,是因为最早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所以愿意去尝试,尝试过了之后你才会知道自己觉得好或者不好。对我而言,可能这个也是对自己那一个时期来说的一个收获吧。”

她戏称,自己独立之后,“越做越小”:“你已经明确了自己,知道自己不要什么,对,所以去那个要的方向可能就会慢慢地缩小了。”

2017年,周笔畅出版电子音乐专辑《Not Typical》。2018年初,她去英国短期进修制作,之后将她比较经典的几首歌曲重新编曲,出版专辑《重命名》。

“我现在做的这些东西,就是我感兴趣的东西,也是我一直在学习的东西。其实我做每一张专辑都不太一样。我自己本身也是不太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。而且,所有的音乐都是在往前进的,现在的R&B和之前的也不太一样了。‘重命名’就是我对音乐的新的理解。”

独立的过程,让她的心态渐渐平和放松下来。她理解了自己之前的一些想法:“其实对于工作人员来说,是有难度的。”

对于之前一些非常抵触和拒绝的事情,比如上综艺节目,她也能够用一种客观的态度去对待了,虽然她依然有自己的观察和想法。

“很多公司一下签很多的小孩进来做练习生,都没训练就送上节目。这些孩子除了长得好看一点,什么都不会,所以我觉得这是当下社会浮躁性的一个表现吧。很多小孩本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上台之后不知道自己想要往哪个方向去。有些人没有天赋和能力往这方面走,但是硬要送来这里,告诉他们一个错误的方向,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残害。”周笔畅说。

因此,她觉得做导师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责任。虽然被网友称为是《下一站传奇》中最苛刻的导师,但她认为自己事实上经常陷入一种矛盾之中:“我常常觉得很矛盾的一点,就是很想要说出这些事情,但是现在的人又很脆弱。而且他们也不是不努力,他努力了那么久告诉他你们不可以,这对他们来说是残酷的。”

“你喜欢的事情,不一定适合你。”她说。

接触过周笔畅的人,都认为她是一个耿直、低调和善良的女生。她有着这个圈子里少见的单纯和本真。音乐之外,她喜欢旅行,喜欢摄影。她的镜头里,拍摄下了冰岛上的飞机残骸、雷克雅未克被遗留下来的酒杯、留尼汪的落日……

2015年开始,她每年都会为听障儿童举办“爱的分贝”公益演出,收入全部捐献给“爱的分贝”听障儿童救助项目。通过这种方式,她至今已经帮助9名听障儿童植入人工耳蜗,资助118位听障儿童在北京进行康复训练。

这些年,华语唱片环境巨变。《Not Typical》和《重命名》都是以数字专辑的形式在数字音乐平台上发行。对此,周笔畅倒是想得很明白:“这个是必然的方向,因为科技越来越发达,但可能有一些形式上的东西就没有了。”

她有点不满意的,是这种状态下的音乐传播,让听众的接受习惯发生了改变:“现在的人可能都不太能够接受内容很多的东西。前面不好听,就直接滑过去了。”而她还是希望,自己精心制作的专辑,能够让听众在更纯粹的状态下去鉴赏:“可能有一些听众能够真正地在安静下来的时候,去听你的这张专辑,听你唱的什么东西。”

在被“乐林”雪藏的那半年,23岁的周笔畅在日记中写道:“这下半年只能靠我自己了,其实早就应该靠自己了,以前就想过,明天自己不红了的时候,到那时,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的呢?”

那半年,她学会了做饭。或许,也是从那时起,她知道了,不确定性,始终是这个圈子里每个人头上悬挂着的那把“达摩克里斯之剑”。

虽然举办过很多场大型演唱会,周笔畅说,现在的她,一到那种“大场面”还是会有一点“陌生感”。这两年,她会用一种更轻松的方式来和听众见面、交流。她说,她最喜欢的状态,是在英国时,看到的很多英国音乐家的状态,轻松、随意,做自己喜欢的音乐,有懂自己的歌迷,但不必太大众。她认为,自己从入行以来,对这个职业一直抱有这样的态度:“我觉得可以一直做我喜欢的事情就可以了,然后去传递给大家,我认为正确的价值观。我并没有多么大的目标,一直以来都没有。”

然而,她也明白,环境并不如她所设想的那般单纯:“有很多东西,你并不想遵守这个游戏规则,但是有些时候你没有办法就要遵守。”

她说,自己是一个“喜欢自由的矛盾体”。

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