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专题资讯】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_其它

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_其它

分类:专题资讯 | 白鹿原

第二十六章 白效义夫妇

朦胧中他的右臂被一个细腻的肌肤抚摩了一下,竟然石磨压指似的从迷蒙中激灵了过来,便闻到

一股异样的气息,似乎像母乳一样的气味,撩拨得他连连打了个喷嚏,引发出强烈的身体震动,撞碰了身旁那个温热的肉体。那一刻他才开了迷津,喷嚏刚过就转过头搂住了媳妇,顿然觉得自己此刻以前纯粹是个只会拉车套车的傻瓜。她不仅不反感,反而依就他,这又使他大为惊奇,及至他脑子轰然一声浑身紧抽起来,下身喷射过后,才安静下来,被窝里有一股类似公羊身上散发的腥臊味儿。这样的喷射又反复了一次。及至他第三次疯狂潮起的时候,她才把他导引到一个理想的福地。那一刻他又悟叹出来:仅仅在这一次之前自己其实还是一个傻瓜……他完成了第三次探索之后,她就披衣起身了。

第三十三章 胖炉头和鹿马勺

这天晚上睡下以后,炉头用胖滚滚的手掌抚摩着勺娃的伤处,绵声细语说:“勺娃,我真的是跟你耍哩!谁倒真操来?我说操你妈操你奶操你姐全是说着耍的,我打你拧你是看娃子脸蛋奶嘟嘟的好看,打你骂你都是亲着你疼着你。既然掌柜的犯病了咱就不要了,我看就剩下一件事,你做了就开始学手艺。”勺娃忙说:“你快说吧,我也该熬到头了。”炉头贴着勺娃耳朵说:“我走你的后门。”勺娃愣愣地说:“俺家里只有单摆溜三间厦屋,没有围墙哪有后门?你老远跑到原上走那个后门做啥?”炉头嗤嗤嗤笑着说:“瓜蛋儿娃,是操你尻子。”勺娃惊诧地打个挺坐起来,沉闷半天说:“我把我的工钱全给你,你去逛窑子吧?”炉头说:“要逛窑子我有的是钱,哪在乎你那俩小钱!”勺娃自作自践地求饶:“尻子是屎个罐子,有啥好……”炉头把他按下被窝说:“皇上放着三宫六院不操操母猪,图的就是那个黑壳子的抬头纹深嘛;皇姑偷孙猴子,好的就是那根能粗能细能短能长的棒棒子

嘛!”勺娃可怜地乞求:“你另换一件,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替你卖命……”炉头当即表示失望地说:“那就不说了,咱俩谁也不勉强谁。”勺娃想到前头的打骂可能白受了,立即顺着炉头的心思讨好地说:“你甭急甭躁呀……你只说弄几回……就给我教手艺?”炉头即然说:“这话好说。我操你五回教你一样菜的炒法。”勺娃还价说:“两回……最后双方在“三回”上成交。五年后,鹿马勺学成了一个真正的炉头,技艺已经超过了师傅。

白鹿原里关于性的部分真正让我咋舌的不是性描写的尺度和篇幅,而是关于同性的描写,出现在了完成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、描写近代中国变迁史的作品里。小说的前头忠实先生就撂下了巴尔扎克的一句话——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,独占一页小四仿宋居中。前后联系起来,不觉脊梁一惊,毛骨耸立。


1 2 3 4 5 6
篇1 : 白鹿原性内容描写情节2017-05-13
陈忠实在《白鹿原》中的“性描写”成分不但支撑了整个文本的叙事,而且在“性描写”的事实下,人物性格的悲剧命运,崇高卑劣跃然纸上,比较明显的人物是白嘉轩和鹿子霖,白嘉轩在面对黑娃于田小娥事件上的态度,字里行间流露出白嘉轩这位以“仁义”与治村行事...
篇2 : 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——田小娥和鹿黑娃2017-05-13
步入成年,毫无预备地接受了性,从口口相传,从影视作品,甚至从文学作品里,如百年孤独,如霍乱时期的爱情。渐渐地,对于性的理解不再是陈腐堕落,而是生理的洒脱和精神的交融,是一种美,一种只供两个人共同欣赏分享的美。读到白鹿原,第一次被文学作品的性...
篇3 : 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_田小娥和鹿子霖2017-05-13
第十五章 他现在不需要像头一次那样繁冗的铺陈,一进门就把光裸着身子的小娥揽进怀里,腾出一只手在背后摸到木闩插死了门板,然后就把小娥托抱起来走向炕边,小娥两条绵软的胳膊箍住了他的脖子。鹿予霖得到呼应就受到鼓舞受到激发,心境中滞留的最后一缕隐忧...
篇4 : 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_田小娥和白孝文2017-05-13
第十六章 田小娥和白孝文 瓦罐似的砖窑顶口泄下朦朦的星光,田小娥的眼里透出两束亮晶晶的光点柔媚动人,一缕奇异的气息刺激他的鼻膜,凝聚在胳膊上拳头上的力量悄悄消溶,两条胳膊轻轻地垂落下来。……说着扬起胳膊钩住孝文的脖子,把她丰盈的胸脯紧紧贴压...
篇5 : 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——鹿兆鹏和白灵2017-05-13
第二十四章 鹿兆鹏和白灵 鹿兆鹏转过身,瞅住白灵的眼睛,屏着呼吸向她逼近。白灵看见一双燃烧的眼睛,意识到火山爆突的熔岩瞬间将溅到自己的脸上,一阵逼近的幸福促使她闭上眼睛,等候那个庄严的时刻。鹿兆鹏猛然抱住她的肩,她在那一瞬先是觉得肩头酥了熔...
篇6 : 白鹿原里性描写片段_其它2017-05-13
第二十六章 白效义夫妇 朦胧中他的右臂被一个细腻的肌肤抚摩了一下,竟然石磨压指似的从迷蒙中激灵了过来,便闻到 一股异样的气息,似乎像母乳一样的气味,撩拨得他连连打了个喷嚏,引发出强烈的身体震动,撞碰了身旁那个温热的肉体。那一刻他才开了迷津,...